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暴风影音陨落:一年三次成“老赖” 上市四年市值只剩零头

admin 2019-6-11 10:49 92人围观 零售

http://e0.ifengimg.com/06/2019/0610/295DA0B7097BECF7434627BAEEAC254FC1F58008_size20_w499_h335.jpeg

PC时代装机率70%的万能播放器暴风影音,到风光上市连续36天收获涨停板,再到多领域扩张却屡战屡败,负债累累被视为第二个乐视,尽管事实证明CEO兼创始人冯鑫已竭尽全力,但是暴风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穷途末路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文|叶旻尔

编辑|明萱


65日,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,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增2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,两条的具体原因都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,该关联案件的执行标的为189万元。第一条标的金额为36.33万元,第二条金额为189万元,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。

事实上,这已经是暴风集团今年第三次被列失信被执行人。今年1月,暴风集团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,系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进入执行阶段,涉案金额合计69.04 万元。

也正是在65日,暴风影音在北京召开发布会,推出新一代播放器“暴16”,并表示这“不仅是其产品的再出发,更是暴风使命与价值的回归。

PC时代装机率70%的万能播放器暴风影音,到风光上市连续36天收获涨停板,再到多领域扩张却屡战屡败,负债累累被视为“第二个乐视”,尽管事实证明CEO兼创始人冯鑫已竭尽全力,但是暴风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穷途末路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
资本追风者

或许向那些见证互联网成长的70后、80后、90后提起暴风集团时,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款可以破解680种格式的暴风影音视频播放器。

2007年,暴风宣布活跃用户达到了4000万。2009年,暴风影音用户总数发展到2.8亿,每天上线用户达到2500万,仅次于当时的QQ和迅雷。

当时的暴风凭借这种优势,和后来的互联网公司一样,暴风采取了“免费+广告”的业务模式变现盈利。一直到2014年,广告信息发布与推广业务收入都是暴风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所占比例超过95%

0153月,暴风科技正式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。作为当时A股市场少见的互联网公司,暴风科技一经上市就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,在短短40天收获36个涨停板,股价更是从7.14元飙升至327.01元,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,因此获得“妖股”称号。

尽管在招股书上,暴风科技表示上市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“互联网高清视频服务平台升级与扩建项目”以及“移动终端视频服务系统研发项目”,但是冯鑫还是难以避免得产生了“膨胀的心态”,开始扩大自己的商业布局。

20155月,冯鑫放弃了工具型视频企业的定位,提出向“全球DT大娱乐”战略转型,打造互联网娱乐平台与生态,将VR、体育直播、电视作为主业未来的方向。

2016年,上市不到一年的暴风科技瞄上了当时的全球体育版权巨头MP&Silva(MPS)MPS靠意甲联赛的全球版权起家,手握世界杯、法国网球公开赛、F1NBA等全球顶级赛事资源,估值超10亿美元。

尽管当时暴风股价高达300亿元,但实际经营利润只有几百万元,增发融资计划也被证监会否决。资金紧张却又野心勃勃的冯鑫找到光大证券,暴风出资2亿元,光大出资6000万元,共同成立浸鑫基金以吸引其他投资者,最后总共募集52亿元,收购了MPS的多数股权。

不幸的是,两年后MPS创始人套现离职并带走了体育圈人脉,MPS的版权资源也因此一落千丈,最终宣布破产。


http://e0.ifengimg.com/06/2019/0610/74BEF1A7F115F56DE3C65C1B708041349F01B9F4_size42_w600_h400.jpeg


今年2月,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,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96.57%,创下了自2006年以来的最低盈利记录,其中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达15.21亿。光大证券认为,15亿损失的罪魁祸首正是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。

收购失败后,光大证券旗下公司光大浸辉向北京高院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暴风影音及冯鑫赔偿7.5亿元。而暴风集团2018年资产总额仅为12.68亿元,所有者权益也只剩下了2100万元。冯鑫个人更是无力赔偿,他所有股权的95%以上都已质押。

此外,暴风集团在VR领域的尝试也是虎头蛇尾。按照冯鑫原本的计划,体育、游戏、影视等产品都可以与VR结合。但是由于技术限制,低价VR设备用户体验不佳的问题一直没能得到解决,相应的VR内容生产也受到了很大限制,于是整个VR市场开始走下坡路,暴风集团自然不能幸免。

冯鑫在后来的访谈中表示,当时他就发现整个行业明显出现了不好的迹象,但当时并没有下决心作出调整,原因是“觉得身边有很多金融机构和资源支撑你,自我感觉能够做的过来。”

据统计,暴风一共上线过116VR游戏,累计下载量10万次,平均体验时长仅为40.6分钟。


All For TV的孤注一掷

在体育和VR方面的尝试受挫之后,冯鑫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互联网智能电视上,并提出“All For TV”的口号,将AI和语音助手作为主要卖点。

为了打开市场,40英寸电视的价格仅售999元,老款产品还可以旧换新。暴风TV的负责人刘耀东表示,等到用户数达到300万时,就有可能“达到比较合理的盈利条件”,之后还可以与体育、VR等内容再次结合。

2018年冯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他的目标是2018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,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。但实际情况是,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约70万台。在冯鑫的个人微博评论区中,永远都有网民在向他投诉暴风TV不耐用、系统无法更新、维修服务不到位等问题。

家电分析师梁振鹏在接受央广网采访时曾表示指出,彩电市场本身已经连续两年萎缩,暴风TV更是在2018年大打价格战,导致亏损加剧,影响了健康发展。“暴风TV的生产销售规模远远没有达到彩电行业的盈利平衡点。”

今年5月末,有消息称暴风TV开始遣散员工,还有员工在公司附近拉横幅讨薪。冯鑫很快出面否认此事,称“是有员工减少,但队伍没有解散”,并表示暴风集团“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,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。”

但是无论未来智能电视业务是否还会有扭转,目前来看暴风集团在三大板块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。

与节节败退同时发生的,还有暴风内部管理层和股东的出走。

20153月到20177月,暴风集团第二大股东和谐成长的股份从8.17%下降到了2.87%,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暴风从4.35%到目前的全部清仓。201951日,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,显示瑞丰永利、融辉似锦、众翔宏泰拟减持共219.85万股。

在管理层方面,2018年,暴风集团副总经理吕宁、证券事务代表赵娜、首席财务官姜浩、监会主席李永强等人相继离职。2019118日,公司助理总裁李媛萍申请辞去公司助理总裁职务,担任公司对外商业化总经理职务。目前,冯鑫一人就要兼任董事长、董秘、法人代表、首席产品官、总经理多个职位。

公司高管董事崔天龙、助理总裁李媛萍、副总经理张鹏宇等人前后三次减持股份,共减持294.15万股,占总股本比例的0.88%。据中国经济网此前报道,上市三年的时间内,所有高管均不断减持公司股份且未见一次增持,共减持35次,套现金额超过1亿元。

大股东抽身或许容易,股民却只能和冯鑫一起“套牢”。截至66日收盘,暴风集团收于每股6.40元,总市值20.23亿,三年过去,市值只剩巅峰时期的不到十分之一。

相比之下,冯鑫坦言自己并没有兑现任何股份,虽然进行了大量股份质押,但其中只有极少部分是贴补家用的,其余都是用于业务发展,是“完全经得起曝光、透明的。”

面对失败,冯鑫认为暴风集团上市之后的三年主要做错了三件事:上市公司没有融资和并购,对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的认识不对,以及在业务布局上的贪婪。他曾发誓,在可以的情况下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,“这样的话,暴风的信誉不会受损失,最多大家可以笑话一下冯鑫这哥们不懂,只会干那点事,有些事他干不了。”

65日,暴风影音在北京召开主题为“还中国网民一个简单的播放器——暴风影音16,归来仍是少年”新品发布会,在会上推出了新一代播放器“暴16”。


http://e0.ifengimg.com/05/2019/0610/8588B2593D07BEA05A258F026240796E24323942_size60_w1080_h662.jpeg

16”发布会上,冯鑫(左三)及其团队向暴风影音老用户赠送定制版纪念金币)

事实上,在上市之前为了尽快过审,暴风确实在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等平台为后买版权一掷千金时,选择避开竞争,但同时也错过了瓜分市场的时机。

冯鑫曾在接受《新京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生买版权,生把钱消耗掉,并不是我们(暴风影音)能熟悉的战场。”但是冯鑫没有认识到,在视频行业,特别是线上播放逐渐取代本地播放的驱使下,用户只忠于内容而非忠于网站。在不知不觉中,暴风影音很快开始面临用户流失,广告收入下降的问题。

据暴风在线产品副总裁张鹏宇介绍,目前中国现存的PC用户月活达到4个亿,本地播放使用率达60%以上,本地播放仍有庞大的用户需求。目前大部分在线播放工具已转型在线视频,导致本地播放技术发展停滞,无法满足本地用户的需求。

发布会当晚,冯鑫发表微博称,“暴16”是为了纪念暴风影音发布16周年,是“一颗今天种下的新种子”,但是一颗种子是否能够抽枝发芽,或许还需要由未来来检验。  


点赞
来自: 财经天下周刊
我有话说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