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吴晓波:时代激荡,步步为商

admin 2019-3-21 19:14 116人围观 资讯

本文转载自艾问人物(ID:iaskmedia),作者:黑皮猴

2019年3月17日,A股上市公司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,公司正筹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杭州巴九灵96%股权,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。

“都已经过去了。

贝壳凝结为岩石

如同,无数

不足轻重的细节

构成为历史。

海的水平面,欲望仍在燃烧

用金币引渡阳光,把阴谋藏在灰烬里

理想是蓄势待发的海浪

所有的神话都怀着敌意

塞住耳朵的渔人死于诱惑

谁穿着老式的比基尼

像一个戛纳归来的王后

都已经过去了吗?

每一个故事都还活着,它们赤脚快速而行

从每一块沙滩

到每一座广场。”

——吴晓波《大败局》(序言)

写而优,非仕择商

儒家文化根深蒂固的中国社会,似乎贯彻了孔子“君子固贤”的理论,单指物质层面,君子自清高,文化人普遍都“穷”。

比如箪食瓢饮,出自《论语·雍也》中的一个成语,多用于形容读书人安于贫穷的清高生活。作为孔子最得意的七十二弟子之一,颜回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,孔子赞其“贤哉”。

然而, 贤德备至的颜回“年二十九,发尽白,蚤死”。

这样的“清贫安乐”,就应该是饱读圣贤之书的文化人所追求的理想乐园吗?

吴晓波直接给出了否定态度,他大方对媒体坦露:“我一直蛮喜欢钱的。”1990年,22岁的吴晓波从复旦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毕业。放弃了他人拼命争取的保研名额,赴杭州工作。

1990那一年,毕业的大学生几乎都没有找工作,要么干脆不找,要么找不到。而对于这段经历,吴晓波颇为得意,他说,有一次去拜访在新华社杭州分社工作的一位老校友,师伯直接让他接替一个退休老员工的职位,没有实习期:“我没有在新华社实习过,而新华社一般都要他们自己的实习生。”

自此,吴晓波开始了他长达13年的商业记者生涯。但这只是吴晓波的起点。

为了获取大量一手素材,入职后,他主动请缨,行走于全国各地,调研全国著名的大中型企业,感受那个时代风云变幻里的跌宕沉浮。

他“上阵一线”,体会自然强烈,作为媒介,他有能力将这种直观的磅礴感受完好无损地呈现出来,再配以诙谐狂野且入木三分的文字,吴晓波名声逐渐大噪。他越写就越一发不可收拾,普通撰稿人的身份已经无法容下他的才能。

1994年起,吴晓波开始为《杭州日报》撰写专栏。三十岁的时候,吴晓波开始写书。2002年,吴晓波成为贝塔斯曼亚洲签约作家。

一个知识分子,拥有一份赖此为生的职业,就应该感到满足。而吴晓波在《我的1999》中曾说过一句话可以用于反驳:“人生的路,有的时候越走越窄,有的时候越走越宽”。他试图通过这句感悟语向人们传递一个自己的世界观,同时也正是他人生路的宏观总结。

所谓良禽择木而栖,吴晓波曾被人“讽刺”为“三栖”。

打破常规,吴晓波拒绝了“写而优则仕”这条传统知识分子的上进道路,而是选择经商

2002年,吴晓波接手了一家外资即将退出的财经品牌公司,将其改造并成立了“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”。蓝狮子的收入能力可位居民营出版机构前十名,年营收入数千万。2014年,推出了自媒体品牌“吴晓波频道”,并于同年成立了“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有限公司”。

(2014年)12月5日那天,沪深两市的股票交易突破一万亿元天量,那天,吴晓波在上海出差,他说:“看到朋友圈里如瀑布般的惊呼后,我到盥洗室洗了一把冷水脸,然后问镜子里的自己:你动心了?在确定答案是'否定‘的之后,我打开电脑,写下这篇专栏的标题。”

吴晓波曾断言:“如果我说中国股市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'怪胎’,也许没有人会反对。”

2019年3月17日,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,公司正筹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杭州巴九灵96%股权,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。有媒体称吴晓波此番操作是想借道“妖股”上市,以谋求资本市场野心,而这与他先前所立的Flag背道而驰。

在我们的传统价值观下,当一个文人说“我想改变世界”,“我只想为社会进步进些绵薄之力”,似乎就会得到褒奖,就像孔子所说的“贤”。

而当一个文人赤裸裸地说出“我喜欢钱”以后,似乎就会显得很贪婪,并得到鄙夷,尤其是绞尽脑汁地贩卖知识还不足够,又想去资本的狂欢派对中分一杯酒。

蒋方舟曾说过一句话:“文人之所以相轻,是因为穷,没有共同的利益因果。颠倒也成立,因为相轻,所以不可能形成共同利益,更穷。”

去除每个字所含有的偏见色彩,蒋方舟只是在客观分析文化人的现况,不屑利益与财富的大多数文人,的确就是很穷。但是,如果每个文人都像孔子推崇的“箪食瓢饮”还安贫乐道,这个存在了两千多年的“士”阶层可能就穷到灭绝了。

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子贡,与“箪食瓢饮”、三十几岁就“发尽白”、“蚤死”的颜回不同,子贡不仅有干济才,办事通达,还善于经商,富致千金,为孔子弟子中首富,资助孔子周游列国。他还是最能与列国贵族平等交流的,活到60多岁。

吴晓波对金钱的执念大概来源于此,在他的三观中,富有是理想的前提,不然,当初他也不会拒绝读研而直接工作。

他想做的是子贡,而不是颜回,他说,贫穷不是知识分子的生活方式。

这个时代最有钱的文化人

吴晓波曾说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像是一个阶梯,上升的很平稳。

但我认为,把他的人生比喻成金字塔才更恰当。

吴晓波的生财之路可并非一成不变,并不是单枪匹马的知识分子这一身份,他脚踏多条船。他今日辉煌,才不是一条平稳上升的单横线,而是层层支路堆积搭建,通往顶端。并且,财经作家吴晓波的身上也并没有什么“天才的神话”,没有扎实的积累,他绝不可能写出如此老练精彩的语句。

事实上,从大学时期开始,吴晓波就一直是个勤奋敬业的学生,除了上课,热爱文字的他几乎住进了图书馆,“一排一排地读书”:哲学、历史、文学。才到大三,他就已经读到了专为研究生和博士生开放的领域。

工作后的吴晓波更是兢兢业业,为获取一手独家,他夜以继日奔波于全国各地访问、写作,最终才得以厚积薄发。

但是,“勤奋踏实”往往是成功的必要不充分条件,也就是说,要想成功,一定得勤奋踏实,但光有勤奋踏实,绝不一定就能成功。

吴晓波被评为这个时代最会赚钱的财经作家,他的确很富有很成功。今日之吴晓波,在勤奋踏实的基础之上,另外一个要素,是变通。

就比如,他虽然不会为了“文人的理想”去“饿着肚子读书”,但为了钱能。2004年,为了进一步学习并充实自己,吴晓波成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访问学者。

再比如,他预测了中国日后的土地价值会不断攀升,就紧跟热潮参与炒房,他说:“我记得我那个时候给自己下了一个命令,从今年开始,我要每年写一本书,每年买一套房。写书的那个稿费实在没办法让我生活下去,我是杭州最早炒房团之一。”

除了房子,吴晓波还于1999年花50万高价在千岛湖上买下了一座小岛,租赁期50年,今日,该岛的估价已达到数千万元。他还雇了一对老夫妻在岛上种了4000多棵杨梅树,每年销售杨梅40—50万元,有时,还会自酿“杨梅酒”,也用以销售。

副业发展得风生水起,主业也是绝不能丢的。2001年起,三十而立的吴晓波开始了自己的长期写作计划:从1978年到2008年,一部三十年的中国公司史。凭借《大败局》、《激荡三十年》、《腾讯传》等作品,吴晓波迅速成名。

2005年,吴晓波的蓝狮子所推出的人物传记《我能——百货女人厉玲手记》,获开卷人文图书畅销榜第1名;主题经济著作《他乡之税》被《中华读书报》评为“2008年度十佳图书”。

此外,由于预见了自媒体的火热趋势,吴晓波立即跟随潮流加以变通。2014年创立的“吴晓波频道”硕果非凡,粉丝数目达300万余人,成为国内第一财经大V,身价过亿。

2018年12月,吴晓波在《艾问企投家》节目中对艾问创始人艾诚表示,“文化公司很长时间跟资本是没有关系的,资本不会去投资一家民营的出版公司,你连书号都没有,你凭什么被投资?但是到了2009年,我们就融资了,我觉得那一轮融资,对我来讲还是蛮大的一次资本教育,我的公司需要被评估,到底是值6000万,还是1.5个亿,会产生对未来公司的架构、预期。”

3

资本为吴晓波带来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,第一次被投资的时候,蓝狮子就被估值1.5亿。

吴晓波说:“每年蓝狮子赚的钱可以养活我,但是如果我要做数字出版,我要创新,可我没钱,当时融资,就是为了做创新。”

回过头来看,巴九灵旗下除了财经内容的公众号“吴晓波频道”以外,还有“吴晓波会员中心”、“新匠人新消费”、“158Lab”、“思想食堂订阅号”,和“企投会”等多个自媒体运营平台。除了知识付费类内容外,旗下还有电商、社群运营等多项业务。

2019年3月17日晚,全通教育公开宣布收购“杭州八九灵”。那么,吴晓波的“杭州巴九灵”又值多少钱?这又是一笔多大规模的买卖?

官方还没有透露收购价格,但“吴晓波频道“的价格绝对低不了——早在2016年7月,吴晓波频道完成1.6亿元的A轮融资,投后估值达到20亿元。以此来看,本次收购96%股权的价格很可能高于20亿元。

完成A轮后,吴晓波夫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正在考虑IPO或是并购。因此,有媒体称,吴晓波此番操作,是想借道“妖股”上市,以谋求资本市场野心。也就是说,吴晓波并不是要“卖身”,而是要“买壳”。

但无论事情的态势向哪个方向延展,吴晓波要进行的各种“资本操作”,终归目的都将为自己带来巨大利润。他紧紧跟随时代潮流,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赚钱的风口,人们可以说他“世俗”,但不可以否认他的成功。

吴晓波的成功路,无非是跟随着时代,乘风破浪,与时俱进。我们就生活在如此的一个时代,墨守陈规终将被时代淘汰,太变通又有投机嫌疑。在《激荡三十年》中,吴晓波曾说: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是最坏的时代。这是史诗,幸而你我活在其中,幸而未完。”

任何人的成功,绝对都是必然而非偶然。吴晓波在财经领域浸润了三十年,他勤奋专注,他满怀激情,他天赋异禀又有卓越远见,他配得上被称为这个领域的写作专家,他也有权利堂而皇之地参与时代的资本乐园,捞一桶金。

“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,锐不可当。万物肆意生长,尘埃与曙光升腾,江河汇聚成川,无名山丘崛起为峰,天地一时无比开阔。”

——吴晓波在《激荡三十年》


点赞
来自: 艾问人物
我有话说......